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欢迎注册|登陆|用户中心|帮助
      返回首页 新闻资讯 精品文苑 音乐天地 影视欣赏 精彩推荐 MTV欣赏 娱乐中心 精致论坛
        软件下载 网络书库 QQ娱乐 网址导航 在线购物 市场信息 网络相册 网站留言 其它资源 发布信息
今天是: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首页新闻资讯 → 站内新闻(本站动态)- ...
乡情听诗意——写在狄安娜诗友新诗集出版之际-齐霁
2019年08月09日  中国轻工杂志记者站--精致生活  出处:本站讯
情听诗意——写在狄安娜诗友新诗集出版之际-齐霁

     河北大学近年出了一位女诗人,叫狄安娜。这让我很兴奋,也很欣慰,更加为在母校多年后的今天,还有学妹喜欢写诗,并且有一定的成就而感到自豪。

   假如当年我在保定、在河北大学见到了金斯伯格(又译金斯堡),那是怎样的一番景象?或许是不可预知的。金斯伯格就在我刚刚大学毕业那年,1984年10月来到了保定,毕业才三个月,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也许是应了那句话,放飞的雏鸟就不会再恋旧巢,关于旧巢的一切,都被自我封闭了。彼时当然也没有微信,更没有人在圈子里晾晒老金在河北大学、在保定的行踪。所以,我一直不知道有这回事:一位国际性的大诗人——美国垮掉一代诗人的代表人物,与永远《在路上》的凯鲁亚克是铁哥们儿,让中国诗人在他的名作《嚎叫》里多年不能自拔的大牛诗人就来到了保定,抄了后路,我还浑然不觉,蒙在鼓里。就这样失之交臂,使得我错过了此生最大的一次亲近大诗人的机会,也合该是命中没有这个缘分。

   我来到深圳几年之后,偶尔在书城买到了金斯伯格的诗集,读起来让我兴奋异常。在此之前,我已经读过了《在路上》,知道凯鲁亚克他们是一伙的。正当我读着老金的诗时,突然发现诗集里收入了三首写保定的诗,写河北大学的诗,再一细看,老金1984年来到保定,就住在河北大学校园里面,早晨起来竟然沿着前卫路往市里方向散步,一路上看炸油条的,看练剑的,这个“洋鬼子”一定是看傻了眼,所以产生了惊讶,进而就有了写保定的三首诗。说到这里,就产生了一个写诗的规律性问题——惊讶。我想,没有惊讶,就不能写出诗来。其实惊讶就是一种新鲜。没有新鲜感,诗的灵感是来不了的。所以说,诗人要到处多走动,凯路亚克、金斯伯格他们永远在路上,就产生了伟大的作品。这其实令我羡慕。

  另一个假设,我没有离开保定南下深圳。那么,有可能成为狄安娜的诗友,又有可能还是相邻而不相识。如果作了诗友,那肯定有许多唱和的机会,如果相邻而不相识,那就又产生了新的遗憾。就在2019年,我们才在保定见面,听她介绍说,他的父亲是薛克谬教授。想来我和他父亲虽然不是上世纪80年代的同学,但也应该是在1980至1984年左右同时在河大校园里共度时光的时期,但也无缘相识。后来我问狄安娜,她对父亲的求学经历语焉不详。但她知道父亲是著名的黄绮教授的大弟子。那么,我就又有个猜想,可能薛克谬教授当时是在天津的河北大学研究生院上学,而我们在河北大学本科学院的保定上学,当然见不到面的。这也是一种遗憾。

   还有一种假设,如果至今没有网络传播手段会怎么样。那么,我们肯定感到彼此更加遥远,寄一本书或者寄几首诗,要通过邮局,几天的行程。而且那时写诗要写在本本上,写诗很慢,读诗更慢;现在写诗在手机上,写完就可以发在微信圈里,我们随时可见,可读,可品鉴,亦可大赞。时间和空间把这个时代缩小了,好像我们已经生活在宇宙便捷的虫洞中。时间可以拐弯,时间还可以绕着走,不走白天,或者不走夜晚都可以,就突然绕到你面前,然后呈上一首诗。我说的不仅是狄安娜,许多诗人和诗友都这样。他们不时地就在微信圈发一首诗,让我们读得猝不及防,并且惊讶无比。

  写这么多相当于废话的废话,其实也是绕着圈子体现一种感情、友情和乡情。虽然现在信息便捷到随时可得,或者信息已经把你网住而出不来了,甚至诗歌也成了一种信息化。但我觉得,品一首和读一位诗人,还是需要慢慢品的。诗酒文茶,照说酒应是慢饮,而现在变了,都是大口的急喝,还直说痛快,也好,这是当下的风格。

   现在想说说狄安娜的诗歌。她的诗总体上都是较短的诗,属于春天的“芦笛”,或者悠扬的晨曲,当然,也有迷人的小夜曲。她还不想写出长篇大套来吓唬我们。这样更好,读起来方便,更适合现在的阅读习惯。而她捕捉诗情,也都是一瞬间。可见她一颗诗心随时都醒着,就像一张捕鸟的网,那些飞来飞去的诗歌,就都粘在她织的网里。她最近一首诗《抱抱我吧》,是写给儿子的,让我很感动,就是之前说的,读得猝不及防,引起我许多对过往的回忆。这种情感之火的快速被点燃,说不清是一种幸福感还是一种伤怀感。诗歌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让我们在情感上受一些折磨,然后才能达到一种愉悦,这首诗我忍不住要抄写在这里,以诗为证:

  《抱抱我吧》 抱抱我吧妈妈你不知道每个孩子的身上有无数像雀儿饥渴的嘴即使我像一只小刺猬也请抱着我入睡我不是故意犯错是因为对与错本来就是双胞胎不信你摸摸它们的手 

   “是因为对与错本来就是双胞胎/不信/你摸摸它们的手……”我似乎已经摸到了岁月那双介于无情和无情之间的手,它让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们大半生时间,都是生活在自我和他人眼神儿的“对错”中不能自拔。人生在寻找诗意,但永远活不到诗意里面,这岂不是人生最大的遗憾?但是,话说回来,多亏有诗,多亏有诗人的存在,才让我们在读诗时刻暂时能放下“对与错”的境况,而让我们的灵魂得以自我洗濯。此时此刻,我不知怎么又想到了陆游老诗人的两句诗,就算作这篇文章的结尾吧: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在我看来,狄安娜的诗篇,就是在抒写这种境界。拙笔为序,与诗友共勉。2019年5月15日于深圳杨美关瓮城九堡。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发布人:clone
→ 推荐给我的好友 → 报告错误链接
上篇新闻:竞秀区书法家协会与北京神怡书画院在京进行书画交流
下篇新闻:保定市竞秀区书法家协会参加北京《纪念李世济先生名...
〖新闻打印〗
〖关闭窗口〗
 新闻分类
站内新闻 |
站点动态  本站图片 
新闻资讯 |
新闻热点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关注贵州  娱乐动态  体育新闻  军事动态 
社会新闻 
 相关评论
  →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    共0条评论,每页显示5条评论   浏览所有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 发表我的评论
您还没有 注册登陆 本站!

中国轻工杂志--精致生活建议您用1024*768浏览本站
冀ICP备05009073号 Copyright 06-07